欢迎光临千亿真人(中国)官方网站

010-88888888

全国咨询热线

陈丽教授:在线教育发展的动因是技术支撑、需求牵引、政策驱动

更新时间:2022-03-19

  陈丽,系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互联网教育专业学科带头人,互联网教育智能技术与应用国家工程研究中心技术委员会主任

  导读:近日,在北京师范大学京师在线平台慕课课程“在线教育原理”的直播沙龙中,北京师范大学的陈丽教授发表了题为《在线教育实践的发展脉络与创新方向》的精彩分享。

  技术支撑,这是我们教育信息化领域最易理解的一个动因,技术生产力是在线教育发展的重要支撑,但是我们对另外两个动因的理解不足。

  需求牵引可理解为,不管技术多强大,如果教育没有需求,那技术就都无法实现,而如果有需求,即使在技术应用过程中遇到了困难,我们都会认为,教育的需求必将带领我们、牵引我们使用好技术。所以我们不会简单因为技术应用中遇到的困难,或者技术还不完美等原因而产生质疑,比如,现在网络技术应用中遇到的网络安全、网络伦理、网络意识形态等问题,都对整个教育提出了新的挑战。而且,如果教育发展需要互联网,我们就是要解决这些问题,进而发展“互联网+教育”(在线教育),这就是需求的力量。

  还有另外一个力量是我们教育内外部都忽略的,特别是教育外部。社会在认识在线教育发展方向的时候,忘记或者不关注的一个动因就是政策驱动。

  政策驱动意味着这项工作是国家在部署,这对在线教育的发展是一个关键性因素。在现实情况下,这三个动因中最最关键的,可能就是政策。因为教育首先是个制度,是政府为整个国家搭建的,是我们社会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教育要靠制度来管理、保障、投入。

  技术支撑、需求牵引、政策驱动,只有这三个因素都具备了,才是在线教育发展的最好时机,任何一个因素不具备,其发展都难以持续,甚至可能戛然而止。

  第一次工业没有发生在中国,而是发生在欧洲。曾经古代拥有灿烂文化的中国,是世界最强民族的中国,因为错失了第一次工业,导致在西方利用工业的成果快速推动社会发展的时候,我们却面临着西方列国的掠夺,我们国家面临着连基本的生存安全都没办法保障的问题。其根本原因,就是我们没有抓住第一次工业的机会,我们的科技落后了。

  第一次工业缺失,第二次工业中国也没有抓住机会。而在改革开放之后的40年,在第三次工业期间,我们中国真的翻天覆地。

  第三次工业乃至第四次工业,中国从跟跑到并跑,甚至现在在很多领域已经领跑,比如互联网这一领域的应用,我们已经实现领跑,我们抓住了互联网发展的机会。为什么我们能发展?是因为中国政府把“建设网络强国”作为国家战略。

  通过以上梳理可以看到,科技进步是人类进步的重要动能,科技的进步决定了我们拥有的生产力,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

  这段话从教育视角如何理解?不同的技术环境,意味着整个教育服务的组织方式和服务方式可能都不同。未来教育体系的每一个要素都可能发生变化,这样才能构建适应未来的教育生态体系,这就是科技的力量。

  当然不仅仅是教育,社会的方方面面都是如此。网上购物、共享单车、共享汽车等都是我们过去连想都不敢想的。我亲历了改革开放的40年,简直日新月异,我不敢想象10年、20年之后,我们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

  所以,科技进步是人类社会进步的动能,科技的进步在推动整个社会生产关系变化的同时,也让教育在发生改变。

  在新的时代,教育的主要矛盾也发生了变化。在我小的时候,教育的矛盾是有没有学上的问题,但是随着改革开放,随着国力的增强,随着我们人民群众拥有了更多的财富和条件,当然也是由于社会竞争,教育的主要矛盾发生了变化。

  其实社会竞争一直存在,但为什么那时家长没有给学生报课外辅导?是因为我们没有条件。而今天,我们不仅可以获得国内的优质资源,甚至还可以获得国际上的资源。当我们有条件、有眼力、有眼界,又有能力的时候,教育需求发生了变化。

  这种标准化的、时空限制的、脱节的供给,跟我们人民群众对优质、个性化、灵活、终身学习的需要之间发生了矛盾。换句话说,现在学校的供给的方式,不能够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新的教育需要。

  随着社会的进步,我们越来越认识到每一个孩子都是不同的,每个人在学习同一门课程的时候,先天的生理、后天的生存环境、过去的生活经验等都是不同的,所以我们很难要求所有人达到同一个标准。而且有一些人在某一方面表现非常薄弱,但可能在另一方面特别有潜力,我们认识到了,每一个孩子天生都是独树一帜的、独特的,每一个孩子的成长应该有特殊的、区别于别人的路径。

  学校班级的标准化教学,怎么可能满足学生个性化发展的需要?学生个性化发展的需求是我们教育改革的巨大推动力和巨大牵引力。

  以上是学校教育方面,在终身教育方面,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提出,构建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教育体系。

  对于终身学习,我们现在的一种思路是,用办学校教育的方式建设平台、开发资源,满足终身学习的需要。但我们发现,实践中遇到了问题,终身学习的内容需求、形式需求、价值需求跟学校教育完全不同。那我们怎么满足终身学习的需要?服务的内容要发生变化。

  学校教育中教师掌握的所谓知识或智慧,很可能根本无法提供终身学习所需要的内容,甚至现在学校里的老师都无法提供学校学习中所需要的内容。创业教育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很多学校成立了创业中心,给学生提供好的实验环境、创业基金、创业机制,但最大的问题是谁来指导学生创业。大多数教学生创业的老师都没有创业经验,又怎么可能支持培养学生创业。

  当然还有很多我们学生在这个阶段需要学习的知识是学校无法提供的。比如安全教育,几乎很少学校有安全教育,但这却是我们现在特别需要的,又让谁来提供?更何况我们的基本教育公共服务(政府出钱提供的教育服务)能力是有限的,在基本教育公共服务达不到的情况下,我们怎么满足这样的需求?

  所以,教育的服务形式和教育的服务内容都要改变,满足这样的需要,服务主体不仅仅是学校,我们应该整合全社会的力量来提供这样的服务。我个人认为,有一些服务也需要个人买单,不能全靠政府买单。

  在“能力”方面,我们今天所处的生存环境跟我年轻的时候特别不一样,过去40年,中国发展的很快,我们每一个人都要适应这种变化,学习不仅是读书,学习更是一个人适应变化的能力,不适应变化就会被时代所淘汰,会遇到各方面的问题。这都是过去没有的新能力。

  “态度”也特别重要,我们很多人,甚至连中小学生心理健康都出现了问题,这是为什么?因为社会变化太快了。

  教育如何培养未来所需要的人?北师大林崇德先生牵头研究“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发布了《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研究》报告,便是为了回答这一问题。

  高质量的教育体系要满足这些要求,培养这样的人。如果我们的教育偏离这样的方向,反而可能会越努力距离想要达到的目标越远,这是需要所有推动教育改革的管理者、决策者、教育技术工作者、教育工作者、教育研究者,都清醒、理性地把握住的方向。这一点,全世界的教育都在竞争。

  所有的教育工作者都需要反思:学生与我们同行期间,我们到底给了学生多少有价值的,能够帮助他适应未来的,能帮助他有更好人生的“底气”?

  我们推动基础教育改革,推动高考的改革,推动高等教育的改革,还有最近的“双减”,都是在把握教育的大方向,当然我们也面临着很多挑战。

  有一件事情我很有触动。从2017年开始,北师大同好未来等企业每年会共同举办一次高峰论坛——未来教育大会,第一届未来教育大会请到了奥巴马。大会的最后一个环节,腾讯创始人陈一丹问了奥巴马一个问题。奥巴马有两个女儿,他希望学校、老师培养两个女儿最有价值的、第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奥巴马停顿了片刻,他最后的回答是选择能力。他解释说,我们人生的每一天都要做选择,“选择能力是未来最重要的能力”。

  我当时坐在会场第一排,特别受触动。作为一名教授,作为一名教师,当我跟学生同行的时候,我创造了哪些条件,设计了哪些活动,帮助学生培养了选择能力。

  我建议我们都思考,在你受教育过程中,在你教育学生的过程中,有哪些机会让学生发展了选择能力?如果我们所有的教育教学都是规定好的,怎么会培养学生选择能力?选择能力是需要在选择中培养的,这一能力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因为选择能力差,所以我们学生有了网瘾,因为学生当时的选择是“好玩”;因为选择能力差,很多人从事的职业跟自己的能力、基础、兴趣、专长是不一致的。

  我特别想借这个例子说明,时代变了,对每一个人的能力要求变了,教育必须做出顺应时代的变化。在七八十年前美国教育改革的关键时刻,美国的一个著名心理学家杜威曾说:“如果我们今天仍然用昨天的方式教育学生,将剥夺学生的未来。”

  同样,我们今天又处在了一个变革的时代,如果我们仍然用过去的内容、过去的方法教育学生,很可能也会剥夺学生的未来,会误人子弟。不只是坏人会误人子弟,如果我们的观念、能力落后,同样可能误人子弟。

  所有的教育工作者都应该如履薄冰地工作,因为不小心,可能就会因为我们的能力,影响了我们的学生。今天,为什么教育改革那么迫切?为什么国家对教育改革那么重视?因为它决定了我们人的能力。

  我国称人才为战略性资源,在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这么提过。人才这一资源是由教育来产出,那么我们的教育能产出具有世界竞争力的人才资源吗?所有教育工作者都应该思考我们所担负的责任。

  用教育信息化推动教育现代化,是新时代中国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国家战略,教育信息化是推动教育现代化的重要抓手,而且未来5年将会产出意想不到的成果。

  国家战略很重要,很多国家教育改革的国家战略都不是教育信息化,在信息化的投入中,政府的力度也是很不一样的。我们很幸运,而且我国做出了非常清楚的部署。

  1984年,同志提出,“计算机普及要从娃娃抓起。”早期我们的重点是发展信息技术教育,教学生怎么用计算机,因为当时我们是落后的,计算机的发源不在中国。学生要学习怎么使用计算机,才能使我们不至于因为计算机的应用水平不够、人才不够而落后。

  后来我们进入信息化1.0阶段,重点建设数字化环境,以课堂为主阵地。2018年,我们进入信息化2.0阶段,教育系统变革,网络为新阵地。

  到了今天,《教育部2022年工作要点》中提出,实施教育数字化战略,积极发展“互联网+教育”。教育部对新时期教育信息化的重点做了新部署,这是我国教育信息化发展的关键因素。

  有人说,技术是关键因素,但其实技术是必要但不充分条件,需求和政策也同样重要,只有三个条件都具备,才是在线教育发展的最好时机。当我们拥有了先进的生产力,一定要面对真需求,再加上政策的推进支持,在线教育才能得到快速地发展。仅靠技术,不能自动地改变教育。

  2019年2月,《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印发。其中,第五项提出构建服务全民的终身学习体系,第八项提出加快信息时代教育变革。

  2021年7月,教育部等六部门发布《关于推进教育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构建高质量教育支撑体系的指导意见》,提出加快推进教育新基建,构建高质量教育支撑体系。

  教育新基建是典型的教育信息化阵地从课堂转向了网络空间。“停课不停学”让我们感受到,前期的教育信息化主要在课堂,而网络学习空间没有做好建设。所以这一轮,无论是基础的网络条件,还是平台、资源,主阵地都已经走到了网络空间,这一切都是政府在部署。大家设想,如果没有政府的投入,网络基础条件怎么做好?所以我们再一次看到,政策驱动有多么重要。

  在线教育的发展,只有技术支撑、需求牵引、政策驱动三个动因都具备了才可以实现。我们可能每一个人实践所站的角度不同,当站在其中的一个角度时,一定要考虑到另外两个角度。

  需求是根本的服务方向,政策是能够产生服务的触发器,技术是让服务产生的可能性。这三者缺一不可,每一个都是必要条件,只有三者都具备了才能充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千亿(中国)棋牌官方网站

在线客服

ONLINE SERVICE

联系电话

010-88888888

返回顶部